Α.ΑρτέΠάν

你来晚了
链接已经失效了/分享的文件被取消了/作者没有存档/你赶不上最后一班车了
可以叫我潘
你以为我AA产粮哒,其实我是挖掘机哒
最讨厌杠精和哈姆雷特学派


是个psychopath,没有特别爱好

心理学内心混沌寻找动机,哲学是用充满瓦解主义的鼻孔看待万物,神学相信神创造事物的本质不可置否。一个 the study of mind 一个the study of soul 一个 the study of BUG

如果一个人咬了一口苹果。

心理学家:那个人为什么咬苹果

哲学家:被咬的为什么是苹果

神学家:神为什么让人类用嘴巴吃苹果

心理学家:神学家你有病?

神学家:我能证明自己不存在,你可以吗?

心理学家:不可以

哲学家:我可以。对了,你在科学家的山头坐了多久了也给我坐坐嘛

神学家:你有兴趣?

哲学家:等科学家爬上来的时候我要和他一起坐火箭去玩

心理学家:根据我推理,科学家上来的时候会把你踢下去

神学家:没事我可以闪现到下一个点

——
山下的人群: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

科学家:你们就想给我整急眼呗?还挺nē嗷。

人类最大的痛苦也许是无法控制自己想法的改变。

小时候的爱好是趴到顶楼的天台上,看一天高楼下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把护杆摇的哐哐作响,然后在天台的水泥地上打滚。那时候天色是暗黄的,天台的琉璃瓦是暗黄的,在粗糙的地面上有沥青的补丁,夏天总是有一股烧焦的糊味,躺着看到那轮跃动着生命般熊熊烈焰的红日沉淀,鲜红欲滴,滚烫沸腾,黄昏织就的一道道金色流云铺展渲染上一层红色,仿佛即将喷薄而出熔岩的裂缝,勾勒出天地尽头莽莽轮廓,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地平线在远处一字排开,渐渐的云层都隐去了显露出一层灰蓝。

会想到纯精神主义伟大的生命力,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现在再说这玩意会让我想到大祭司说的一句话——“他们是同类,但不会是一体。”

伴随着吵杂的汽鸣声,犹如一列失去制动的火车,呼啸着,发出骇人的巨响,碾压过哀鸣的枕木,敲击着铁轨溅起钢花烈焰般的星火,如同出笼的怪兽不顾一切的扑向前方穿过旷野奔涌着的大河。

噫好恐怖。

看单词突然延伸一个AA冷笑话

Ezio:听说你在美国跟某人学了一些意大利词汇
Alty:也许
Ezio:说来听听
Alty:pizza,spaghetti,macaroni,broccoli,gelato,tiramisu…
Ezio:停停停
Alex:怎么?你有意见吗?


哈哈哈我奇怪的笑点
以上英文单词均为意大利舶来词
喂食物链的顶端不是这么玩的

吐点黑泥。社会心理学或是MBTI如果深入了解会发现,在那里一个很明显的现象是人格嘲讽和心理诋毁,以及对标签类型真实性的怀疑,在这三者基础上还要加上自身看透一切/操纵一切甚至还要总结到有人作为发病的始作俑者会有优越感觉得自己超酷。在我开始撰写某个病症条目以后我很快意识到这令人嫌恶又尴尬的事实(虽然我处在挖掘机爱好者的立场来描述这些事本身就已经让我很尴尬并不配表述,而且我继续深入讲下去只会有一种同流合污感,但是我已经不在乎什么是真的了无论我是不是同类)条目被质疑后于是我又把它们删掉了,而这个时候我本应该早早跑路,完全把他人即地狱这个想法远远抛在脑后才对,我可要克制住我的怪异脾气不至于忍耐不了自我高潮的傻逼,但是我的好奇心驱使我继续深入了解,因为有时候理论真的挺有意思的。我不由得揣测那些最初的前辈是否也如此,看资料的举动就像是在马桶里掏粪妄图筛出里面的维生素一样滑稽,因为你其实是一边在吃屎一边吸收维生素。

你妈哒还要大喊史珍香去其糟泊,替别人把马桶装好让他们对症入座。拜有些敏感固执凶悍对不起我觉得你脑前额叶被切除了的权威心理学家所赐我对某些行为方式和语气对话已经产生了严重的偏执心理以及被害妄想。有些人把话说得高级说得不动动脑筋转不过弯来,并从这一个个对话里获得维持自己优越感的能量,另一群人大喊“中了中了我全中”发散中二病。

神明抓住他的时候,他已经太久没有闻到世界的芳香,心脏里流出的皆是防腐剂,任何甘露都不能把他拯救,安安静静地躺在幽深的泥沼,他说他适应世界的过程反而加深了与世界的隔离,以至于撕裂了自己。神想拉他站起。他又嗤笑,你如同瞎了一只眼,聋了一只耳朵,藏在自己的高墙中,别高估了自己的完美,不知相爱又不得相爱,把自己的血肉,连同自己的灵魂,都要转移到自己的鼠疫中去。 神明问他想要什么才满足。他笑了,你给我三个吻,这样你的伟大就能回响在虚无之地,一次你要吻我的额头,祝福一切有生命的事物在冬日里腐败溃烂,祝福我独自一人,和别人永远疏离;一次你要吻我的肩头,容忍我的恶习,宽恕我的不敬,把那些溢出来的支离破碎寄给沼泽,让它吞没所有的溃散和呻吟。还有一次,他起身,亲了亲对方的唇,把他搂在怀里。神理解,若不与自己同行,他是找不到耐心的。

我真的好想磕论如何惹怒一个生物遗传学爱好者啊,就:

你实验记录本我给你弄丢了。

你沉淀我给你倒了。

你摇床我给你关了。

你冰箱里的培养皿都长霉了我给你扔了。哦对我还忘了关门。

你那个啥来着?我没给你测序。

你也是豌豆射手孟德尔吗?

你杀了多少小白鼠了?

哎呀都沉淀了我给你晃晃加速离心。

啊你学这个不就是学不来数学/物理/化学才去学的嘛,智商太低。

你们发paper多简单啊,做个PCR再做个测序就可以发nature了。

你那到处都有病菌吧?

你会制造病毒吗?

你能搞生化危机吗?

你为什么不去制毒?

你为什么不去贩毒?

你会搞人兽杂交吗?

你们实验室有没有炸过?

你们实验室有没有人感染去世了?

……

然后,就,死的很惨。

沃日哦我觉得我磕cp的状态从火星车型变成了旅行者一号型。火星车型是:全靠自己挖掘,爬墙速度缓慢非常长情,一年也走不了一公里,只要别人萌过自己喜欢的cp就满足了(偶尔会有其他火星车来坑底看看,然后就走不了了)。而旅行者属于:一辈子都在无人的深空探索,孤独的向外界发射着信号,满载cp的希望,曾经有个和自己一同出发的伙伴但由于走的太深相隔几亿公里远,没人知道他现在到底都看了什么风景。
爬到外网看大脑前额叶皮质论文的我。
本我:你到底在磕什么东西我不快乐
自我:寻找完美的cp契合度你不知道有多带感
超我:你个半吊子有病吗给我醒醒
没办法,我就是这种人。

看到一个社会心理学概念觉得很好,叫做证实性偏见,基本解释是,我们只会关注支持自己决策的信息,而忽略其他的。简单说就是,我们只能看到我们想看到的东西,就像同一个问题不同人关注角度都不一样,提供的答案也往往不同。

其实重要的不是信息本身,而是你对信息的解释,甚至说,每个人因为对信息不同的诠释,所看到的也会完全不一样,这就是ABC理论的原理。简单说就是,同样的遭遇,同样的事件,每个人的反应不同,是因为他们对事件的解释不同,真正决定他们行为和态度的,是他们自己的解释。

这就是我们做一些事情,说一些话,具有解读人物性格或者被解读的差异性,世界观促狭对外界充满应激反应,认知和思维框架都是比较本能的,可能处于生理应激状态,也就是表明,若是一个人自感容易受到威胁而充满敌意,或是需要别人的赞扬,说明心理受到阴影比较脆弱,思维都是也比较狭隘的。


论颜色,我只对灰色和金色有执念。

小时候老师拿72色画笔分享我总选择灰色,毕竟也不会有人和我抢。在一遍又一遍的被纠正后,我终于认识到灰色象征消极颓废,冷漠阴暗。而灰色对我而言始终像是走在迷雾的湿润中,能闻到清冷的风,如果此刻是清晨时分,出来散步会有一点窒息感,但始终对前方看不清的路有些许好奇。一步踏下也许是被杂草遮盖如孤岛的坑洼地,影影绰绰,时隐时现,偶尔有不知名的鸟类低声,蓦地又在某处展翅飞起。远方朦胧疏落的灯火,或许是城市还未曾完全睡醒。

毕竟雾气弥漫的清晨,并不代表是一个阴霾的白天。

可以在宁静中等待着金光闪闪的奇迹。

这将是我最爱的景色。

我可以一直等待着下一刻的出现,此时此刻的空气像爱神在床边的低语缠绕在灵魂之上,轻轻渗透,带着沁凉和温柔,等待风吹过广袤无垠的原野,散开出原有的模样,直到白色的光盈满天边黯淡的伤口流出金色的血。

金色。

我又要忍不住赞叹了,恍惚间想起典籍上记载,“凡是太阳神的子孙,都有这样一双眼睛。”

他从冰冷的铁栅栏之间钻出,穿过那些灰色的高大的冰冷的躯体翻过墙壁时他又回想起那些痛苦的记忆,但那时他的记忆与情感是混乱的,混乱到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自己的存在。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但他知道自己还活着,并且必须活下去。走廊是黑暗的,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浅色的光。他听到自己的内心在尖叫,在恸哭,愤怒地阻拦几近寻死的步伐,但他没有停下来。他奔跑起来,用尽全部力气地奔跑,只为再次嗅到那些冰冷海水的腥味。夜空是浓重的黑。深不见底的黑。黑色海水和黑色的天在看不见的远方交合,这一片似乎永远不会消失的黑色仿佛是巨大的黑洞,只要向前一步,就能够将所有吞噬。海风夹杂着海水的味道席卷而来,盐分和希望一起冻结成冰的味道。虽然不是冬天,但岛上的温度却变得和冬天别无二致。他不知道,究竟是这寒冷,还是这没有边际的海水让自己再次陷入绝望。他抬起头望着黑色浓郁的天空,没有星光,那一片化不开的颜色是如此地让他恐惧。
深吸一口气,他向迎面而来的海浪奔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