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άν

不要关注我。
骨性恋。
亡灵法师狂热。
笔刷是ps的。
我不搞同人。
我不腐。

#EA#七英尺之下,六英尺深(2)

 

    ABO,现代au

    纨绔子弟 Eziox杀手Altair
   
    文案:二太爷在进行暗杀时被挨揍发现了,毋庸置疑地,他跑了……挨揍表示你跑到哪里我都要跟着。
   

    偷懒和雷点ooc会有。
   

    ——

    3

    答案昭然若揭。

    在他的认知中,没有任何一个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是Omega。

    即使是自己的家族,大半的武装雇员也都是Alpha,包括文职,也只有少数的文职人员是Beta。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人性最黑暗的部分,游走在这个世界最肮脏的角落。这份工作需要坚韧的意志和强健的体魄。

    荏弱的Omega先天就不适合进入情报组织工作。发情期的Omega不只会使自己陷入危机,也会将伙伴卷入不必要的麻烦,毕竟Omega不只让他们自己完全失去行动能力,更会将不论是敌方或是友方的Alpha,转变为满脑子只有交配欲望的野兽。

    和某些激进主义的Alpha不同,Ezio并不赞同将Omega视为单纯的生殖工具,或是泄欲玩弄的宠物;他知道在黑市当中,人口贩子手上的Omega奇货可居,不论是卖给风化场所或是私人收藏,一个漂亮健康、尚未被标记的Omega的价值无可限量,他们非人一般地被对待,剥光、蹂躏、玩坏了之后再被转手,甚至比养的猫猫狗狗还不如。

    Ezio不乏各色床伴,他赞同Omega同样是人,应该享有同样为人的权利,但是Ezio并不认为他们会是好的杀手。

    Omega的发情期无法预测,没有一个组织可以接受在任务的重要关头,应该冷静沉着的刺客却突然瘫软、躺在地上张开双腿,湿哒哒地哀求目标操他个三天三夜……那会是一场绝对的噩梦,没有人愿意承受这种损失。

    但是现在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强大、优异和无所不能的代名词,是一个天才领袖,是他敬佩的冷血杀手,是……

    一个强悍的Omega。
   
    没有被标记。

    他感觉心里有什么在叫嚣着。
   
    现在就狠狠地上了他吧,上了他。

    不应该放他走。
   
    不。

     这情况下,Altair被抓住了会让追捕他的Alpha们发生怎么样的躁动Ezio很清楚。
    
    不过,还是不能原谅这小子的突然出现让自己在君士坦丁堡手滑被捕关了九个月。

    “别过来。”
   
    兜帽下清冷的嗓音突然响起让他微微一愣。
   
     紧接着这一发带有警告性质的子弹打在了Ezio左肩上方的墙上,等他回头,Altair已经丢下一个小瓶翻下窗台顺着墙外的石阶爬了下去。

    好嘛,真是不要操也不要命。
   
    Ezio深吸一口气,看看逼近的密密麻麻的有些乱的人群,以及几乎要跑出视野的Altair,他选择追了上去。

    桌子,栏杆,酒瓶,盘子,椅子背,女孩子……在数不清的喧闹中间飞奔而过,终于在一条深巷如愿以偿拦截了那条白色的影子。

    在Ezio冲过来之前,Altair往巷子深处一个助跑,左右脚连续蹬踏窄巷的两壁,腾空一攀攀住了二层一户人家的阳台,翻了上去。

    之后他飞快踩上阳台的铁质栏杆,向右上方纵身一跃,挂住隔壁三层窗台下的空调架,再一荡已经上了三楼窗台……
   
    我的天呐,这家伙。
   
    Ezio紧紧尾随在后面,不得不佩服这家伙身手敏捷。
   
    ——尽管是逃跑,但这么6的还真少见。
   
    今天要是让你跑丢了,我就不叫Ezio Auditore 。
   
    他快速扫过周围的环境推测了一下Altair接下来的路线,下一个目标估计是右侧阳台边连过对面4层的窗台。

    Altair已经踏上几步开始高空走横木了。

    Ezio立刻拔出枪后退几步瞄准了对方的脚下,咔嚓一声木头抖了一下,随即摧枯拉朽般崩裂开了一道裂缝,Altair只觉得脚下一颤,整个人差点跌落下去。
   
    Altair僵在了那里,他狠狠瞪视着下方得意洋洋的Ezio,又打量了相对位置,一挺身冲着Ezio的位置跳了下去,打算落地的时候顺便给他一个回旋踢。

    Ezio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在Altair快要落到自己头上的时候,闪身几步助跑蹬着巷子墙面窜起从空中一把揽住对方的腰,掼着他一个翻滚直接按在地上,膝盖紧紧顶住Altair的后背,把他的右手反折到肩部之后,死死压在地上。
   
    “怎么样?服不服?!”

    “松手。”突然被Ezio气息包围着的Altair瑟缩了一下,但语气依旧带着他的傲慢。他感觉到身体又开始燥热起来,刚才吞下去的抑制剂仿佛要服从在这强势的Alpha味道之下。
   
    Ezio感觉到了这细微的变化,心里稍微软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也缓和了一点。

    “这就软了 , 我的白鹰?”
   
    “放开我……”

     当Ezio脱下自己的大衣包裹住Altair的时候他惊骇地瑟缩了一下,像是愤怒的猫般挣扎着。
    
     当手臂从他的膝盖下方穿过,另一只手臂圈住他的肩膀时,被禁锢在对方怀抱里的Altair是真的恐惧起来,扭动着想要从Ezio的臂弯中逃脱,“放开我!他妈的别碰我!走开!”

    “我不会在这么糟糕的地方和你讨论这个问题。相信我。”

    Altair身上特有的Omega气息被遏制在一团皮衣里,他只需要一个封闭的空间!回到自己的安全屋!而不是一个Alpha!

    别看Altair身型看着比Ezio瘦一圈,但实际重量还是放在那里的。

    Ezio环紧了怀里包好的定时炸弹,引来了对方一声隐忍的抽气声,“不要乱动。除非你想害我们被发现。”

    Altair颤抖了一下,事情已经开始超出他能控制的范围了。

    他感觉自己不可避免地开始湿了。
   
   4

   禁欲真烦。
  
   禁欲系的Omega更烦。
   
   Ezio强忍着在大街上就想把对方干了的冲动,抱着Altair飞快地塞进了他的跑车,他没有回自己的家,也没有回到Altair的家。Altair即使在发情期的混乱状态之下依然保持着一定的意识——他们来到了Altair的秘密基地——他选择短暂地相信Ezio一会儿。

    一进入封闭的房间当中脱了外套,Altair发情的气味仿佛被浓缩了好几倍 , Ezio克制着自己的手臂不要因为压抑而颤抖,一边将Altair放在那堆恐怕是床的软垫堆上。

    这家伙是有多喜欢软垫和小抱枕?

    他握住Altair的双肩,让他在垫子上躺平时,Altair睁开了双眼,瞳孔中满是毫不掩饰的愤怒和害怕。

    “你不会有事的。”

     Ezio企图让Altair放松,但对方的味道实在让他把持不住。他忍不住跨过他的腰际,双手捧着他的脸颊,低头亲吻他的额头。

    “我在这里,”他继续亲吻,接着从眼角滑落到Altair的嘴唇上。在含住Altair的薄唇前,Ezio平复了一下心情,哪有送到眼前的肉不吃的道理?

    “不会有事的。”

    Ezio的吻让很少顾及身体需求的Altair惊喘出声,他想推开他,但是Omega寻求触碰的天性让他本能地张开了双唇,迎接Ezio的进入。

    占有。

    这念头让Ezio无法抗拒地张嘴直接将Altair的双唇纳入,不断地吸吮,嗜咬,让Altair喘息、呻吟,却无法挣脱,只能凭本能探出舌尖,让Ezio一并吸入口中,和自己交缠。

    “唔……”Altair感觉自己真的要死了,他下意识地双手攀上Ezio的手臂,他的手指掐入对方的肌肤当中,双腿蜷起推着Ezio的腰身,想要把他踢开却效果不是那么奏效。

    “嗯……别……”

    Ezio不确定Altair是不是希望他脱掉衣服,但是他现在觉得那些让他保持温度的东西已经毫无必要。他的双手离开Altair发烫的脸颊,粗鲁地剥下那已经略微呈现灰色的累赘,接着稍稍分开两人之间纠缠的亲吻,火速脱下上半身的所有衣物,并且顺势解开了Altair的战门靴。

    失去了亲吻让Altair迷糊的大脑稍微清醒了一下,嘴唇的接触已经完全点燃了Omega的本性,迷糊中他渴望着触碰,任何形式的肌肤相亲,以及在这里令人兴奋又饥渴得冒汗的另一个体温。
  
tbc.

——

什么?肉?没有肉。
正剧随便飙车真的好么!
我已经是个废了。
下节才有肉。
我要搞个三天三夜三更半夜的肉。
二太爷你别紧张,我会照顾好你的。
这算什么?深夜放雷?

评论(2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