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尧羊

欧美,游戏,动漫

#EAE#情人节(2)

双A点梗继续(1),那个奇怪的脑洞开不了车然后我就回到了出发点…对于一个越写越&n$¥#α€…的人来说,怎么开车都是个问题…
——

2

“你们在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之前,真应该好好想想,”说这话的人正是他们当前任务的目标。他转过头大笑道,“现在你们就要落到我的手里受苦了!”

他对他的守卫示意,在他们到达之前就计划了好的刑罚。不过,两个俘虏似乎对于即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灾难毫不在意。实际上,两个Alpha现在正忙着吵架,完全无视了屋子里的其他人。

“如果你不像个傻蛋一样跟着我一起跳下来,事情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男人怒气冲冲地说道,带着指责的目光瞪着另一个。

“我当然会跟着你一起跳下来了!”另一个反驳道,看起来像遭到了冒犯似的,“我怎能不这么做?旁边那可是个正在发情的Omega!”

“难道你怕Omega会溜走吗?做个任务还不忘来一发?很好,她现在是走了。”

“那就是我想说的问题!你总是不听别人的想法和意见,就只顾一头往前冲。你有没有停下来想过或许我能比你做的更好?”

“你跟着我就是个折磨。”

“事实是我不忍心看你被折磨才跟你来的…”

“呃…实际上,”圣殿骑士插话了,“我是打算折磨你俩的。就比如…现在。”

“你闭嘴!我们还没吵完呢!”那两人一齐吼道。

他只能呆呆地看着两人继续斗嘴,相互嘶吼着有关信任问题,罪恶感还有发情的内容。他的手下看着他,“呃…我们要不直接砍了他们算了?”

这俩刺客神烦。

事实证明,两个刺客超级神烦,他们在刀锋袭来之际相互配合一个回旋踢趁着下劈的趋势割断了手上的绳子。

“看来我更喜欢Alpha。”Ezio稳住身形戴上兜帽,嘴角噙着笑意说。
   
“滚蛋。”

“宝贝,你这样真让我难过。”

说话间Ezio跟上Altair,甩下了一干懵逼的圣殿骑士,他们还没从状况中反应过来,等到清醒过来,俩人已经跑在五米之外了。

“不过,我想说我跟着你可不是因为我像他们这样喜欢你。”

“闭嘴,如果活着出去我非要干死你。”Altair勉强用剑挡住圣殿骑士横切过来的一斧,大声咒骂。

“喔?干死我?”Ezio替Altair拦下了侧面突如其来的攻击,一转身袖剑飞快刺穿正前方的盔甲,“这跟你去游泳有什么区别?”

等到他们跑出了大厅,身后跟着若干圣殿骑士的时候Altair决定把刚才的话忘掉,他不想干Ezio,也不想游泳。他们伤的很厉害,他们顺着威尼斯房屋外延的木头支架和柱子跳上一个可以攀爬的窗台后,Ezio深吸了一口气,“我希望我们结束后能喝一杯。”

“但愿如此。信还在吗?”

“等等,我以为…你不是没给我吗? ”

“混蛋,你这个小…”

可是没等Altair发脾气,Ezio掏出来信件虚晃了一下又塞回了胸口的衣襟里,咧咧嘴,“像你一样完美?”

Altair瞪了Ezio一眼没有说话,弹出袖剑,他们躲开了房屋顶端斥责他们的卫兵射来的箭矢,很快开始了新一轮战斗。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晚上任务完成回去时Ezio真的搬出来一桶桶酒叫来了一帮小弟开始庆祝今天的劫后余生。

“我们干嘛这么高兴?”喝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的小弟换了一拨又一波,Altair冷不丁问了一句。

“任务很完美。”Ezio回答。

“我们做了什么?”他又问。

他们两个惊觉自己已经想不起来任务是什么了。保护了意大利的安全?破坏了谁谁谁的邪恶计划?阻止圣殿骑士入侵?

“管他呢。”Ezio打了个酒嗝。“今天情人节。”

“绝对不能再这样了。非常不妥当。”Altair说。完全没有说服力。

“呃。”不知道谁,又打了个酒嗝。Ezio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随着Ezio哼起了小曲,情况变得微妙起来。他推搡着两个小弟滚到人群中间,高唱“情人节快乐”。

很快变成合唱,他们又跺脚又尖叫,持续了相当长一阵,直到邵云愤然用扫把戳房门反击才消停下来。

Ezio把拳头放在胸口目视前方,坚定地大声说:“现在要有一个Omega。”还好大家都醉得差不多了,没人听清他在说什么。

“不,要有光。”Altair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他面色泛着酒红但一本正经地说。

“别走。跟我睡觉。”Ezio趴上了Altair。

“哦…见鬼…你好沉。”

两个人笨手笨脚地摔在地上折腾,Altair躺平在Ezio身下,Ezio笑得呲牙咧嘴,埋头去亲Altair,对方也热切地回吻着,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大事不妙,自己似乎醒酒了,现在发生的是什么?!不过马上就专注于用舌头战斗狂甩对方嘴唇。
 
两个alpha搞在一起的概率有多大?他也想问这个问题。
 

tbc.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