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尧羊

欧美,游戏,动漫

我想写个人格分裂
一直很想写人格分裂
人格分裂大法好
随便扯一下这个脑洞套路
设定和戴斯蒙的血统无关
瞎凑的脑洞和文风请务必不要深究,ps玛丽就是AC4的玛丽里德
以下不是正文
以下不是正文
以下不是正文
————

朋友。你听说过二十四个比利吗。

对,就是那位让一群人挤在一个房间的多重人格比利。
今天咱们不说比利。
主角是戴斯蒙德·迈尔斯。
恩没错现在他是个精神分裂者。
医生目前确诊他拥有多重人格。

每个人格有不同的名字。不同的性格色彩。
年龄发色相貌乃至出生地都各不相同。

根据戴斯蒙德的人格之一艾吉奥描述。
其中一些人格互相发现了对方的存在。
在戴斯蒙德的脑内,像是一个大舞台。
中间有一盏聚光灯,四周围着的是一圈床。
某个人格若站到了灯下,就会控制戴斯蒙的身体。
用他的双眼观察感受接触,与外面的世界交流。
而人格在不控制身体的情况下可以在床上休息睡眠。
也可以醒着,与其他人格交流。

同时,也存在一些人格是戴斯蒙人格大家族还没有发现的。
这些没被发现的人格同在戴斯蒙的身体裡。
有时会偷听大伙的交谈。
有时会趁大家休息偷偷站到聚光灯下,偷取一段时间来控制戴斯蒙。

就是这个叫做艾吉奥的人格,偷偷拿走了戴斯蒙的时间,毫无责任地和几名少女玩了几天羞耻play,并且没有人想要通缉他。是的没错只要他一个电话就会有十几个少女想要和他啪啪啪。

神奇不?

还有更神奇的。

爱德华是海尔森的父亲,海尔森是康纳的爸爸。
什么?你问这三个人都是谁?
戴斯蒙。

戴斯蒙很小就发现了自己身体里的情况,他不断地看到听到感觉到其他人所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的男孩。

那是他分裂出的第一个人格,在农场的时候。
但是他并不明白其中的原因所在,以为那是正常的。
直到长大后,戴斯蒙总是发现他总是在某一个地方睡着醒来在不同的地方。
与人沟通,听其他人讲述着自己根本不记得的自己曾做过的事。

基本上就是「上午在图书馆复习睡着了,醒来怎么就躺在了别人床上了。天啊鲁这已经是晚上了吗?!啥啥啥我没骗你钱啊?!卧槽这新斧头我买的?!」

这就是其他人格控制戴斯蒙身体时,戴斯蒙的主观感受。

而在分裂的时间里,不仅仅是戴斯蒙,戴斯蒙的小伙伴们也是受到不小惊吓的。

每天看着戴斯蒙动不动冒出一口流利的中国语写写阿拉伯文有时候是俄罗斯口音有时候是英国口音有时是法国口音有时候开心了会变出印度口音,时而写诗时而作画,时而学渣时而学霸,时而轻浮时而深沉,时而到处偷鸡摸狗打群架。

改变宗教变成强盗那都是秒秒钟打个哈欠的事儿。
因为有些懦弱的人格在受到欺凌时会痛苦的选择逃避,从聚光灯下跳开。
而这是强大至上的人格就衝出来摆平家族面对的危险。

对,就是谁欺负我我揍谁。

用这种方式建立的人际社交关系,当然。他得被待在农场。

然后呢。

然后戴斯蒙当然怀疑人生了。

整个人都不好了。

是。这事儿神刀刀的搁谁谁能好。

戴斯蒙十六岁时
经过了无数心理小诊所测评都说他没事儿(精神分裂出的人格大家族不愿暴露)。
他终于受不了了,准备从从小长大的农场逃跑。

其他人格非常高兴啊,戴斯蒙逃跑,身体可是他们共有的。
谁都想出去耍耍。
于是。
他们占领了戴斯蒙的身体。
将近十年。十年。年。。
包括处对象上床。。包括赚钱吃饭睡觉。。对了包括有个人格还成为了个组织老大。。小偷小摸都是常有的。。包括犯罪强奸杀人。。

戴斯蒙这个本体在他人格家族强大的精神控制下,
睡了好久好久。。。其实也醒来过。
每次意外的醒来后都想自杀。
然后其他人格再把他拉回去睡。
这几年就是这么杀你麻痹回去睡过来的
和没醒来也没啥区别。。

—————————————————————————
总之戴斯蒙就这样浑浑噩噩的似活不活的错过了自己最精彩的几年生命(并不!)长大了。

再说说戴斯蒙做酒保后在出租屋里被警察叔叔逮捕的故事。

警察冒充披萨外卖小哥进入了戴斯蒙家。
当时的戴斯蒙是被懵逼的亚诺控制着。
亚诺本来就不是很理解其他人在做什么,
于是警察掏出手枪之后他当时就更懵逼了。

「你是爱德华肯威吗?」
「不是。」
「墙上的“去寻找我的秘密吧”是你写的?」
「什么?」
「为什么上面注名爱德华肯威?说你抢劫银行你可知罪?!如实招来吧说说事件发生的经过。」
「我。。。我有伤害任何人吗。。?我希望我没伤害任何人QAQ。。。团。。我养父死了QAQ,艾丽丝QAQ。。艾丽丝在哪QAQ。我没伤到谁吧。。?QAQ。。」
「戴斯蒙,你抢了银行还杀了人。」
「是我做的吗?如果是我做的我很抱歉。。」

这回警察看着这小子满眼的可怜巴巴的泪水,也懵逼了。

然后他们在戴斯蒙的屋子里搜查。
搜出了不同人的各种各样的证件,身份证信用卡以及医院的挂号证。

几把手枪弹簧刀,话费帐单皮夹枪套。

这都是戴斯蒙精神大家族里各种人的各种财产,以及偷来的一些有的没的。
不论如何,足够定罪了。

而被关押在监狱裡的戴斯蒙(亚诺)醉醺醺的趴在桌子上,眼泪止不住。
然后他觉得承担不了这么多的痛苦了。
他想离开。
于是戴斯蒙忽然昏了过去。

过了一分钟他醒来。

得了。

这。让人蛋疼的。感觉。

大哥。出来。玩儿。了。

——————————————————————————

大哥叫阿泰尔,他二十四岁。
好战。自大狂。

他从戴斯蒙身体里醒过来,站到了聚光灯下。
看着外面的牢房,表示——操操操这他妈是什么鬼。

阿泰尔完全状况外的被人押进了囚车(超级不爽der
和罗斯(?)铐一起,前往市中心监狱。

但当警员打开车门时,
看到瞪着无辜大眼睛的英国绅士,
以及旁边解开了手铐舒活着筋骨,一脸没有表情的戴斯蒙。

前来接应犯人的卡达尔用看着男神的眼光看着戴斯蒙。

那被戴斯蒙挣脱的手铐鬆垮的从他手边垂下,
以至于整个警察局都斯巴达了。

嗯。
阿泰尔。二十四岁。
———不知道哪里最牛逼,总之特牛逼。
——护短素质特好。

真是,没有人格魅力都不好意思以老大哥的身份在家族里混。

出来晃荡一圈儿把几个警察吓得不轻,就又晃荡回去了。
然后谢伊醒来接着晃荡。

对啊,为什么不带鳕鱼玩?

这时律师肖恩接手了这个案子——人格的高尚(?)和律师职业修养让他下定决心尽全力帮助戴斯蒙辩护。
很快,他订下了与戴斯蒙见面并交谈初步瞭解情况的时间。
肖恩带着信心耐心决心去拜访戴斯蒙(这时是意大利人艾吉奥),
而他所了解到的的第一件事就是

「我想要个女律师。」

好吧。。。
再也没问出来啥,
无非就是「我不记得啊」「我只喜欢美人不喜欢钱」「我家就是开银行的干嘛抢银行」「我不知道啊啥啊」「女律师。」

行听他的。
肖恩律师请来了露西律师和他一起处理戴斯蒙强劫案。
露西——女律师,拜访神经兮兮的戴斯蒙
几次下来自己也神经兮兮的了。
虽然那时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见过了好几个戴斯蒙,
但也是意识到了戴斯蒙不正常,
且完全相信戴斯蒙说他不记得任何事。

可人赃俱在,这案子基本是要废啊。

主律师肖恩精力枯竭,看着戴斯蒙可怜兮兮蹲监狱干着急。
直到开庭前一天,他直接就被急眼了。

戴斯蒙捅了露西一刀。

————————————————————————————

戴斯蒙凭藉这样机智(并不!)的做法成功的延缓了开庭时间。

住院之后,
两个律师也开始真正的正视戴斯蒙的精神问题了。
忙裡忙外,没钱动用基金也得给他看病。

瑞贝卡——新律师为了了解案子又到监狱拜访了戴斯蒙,
更不对劲了,
一次对话的戴斯蒙脸变得换台似的。
戴斯蒙问她「你是不也觉得是我干的?」
而瑞贝卡没急着否认,
次日就收到了戴斯蒙的来信,大概内容就是,
「你是好人。不过别再来了。我不要律师了。让你觉得我很友善。哼。」

当晚值班室电话也被肖恩接起。
「你当事人又自杀了。割腕。没成。」

肖恩震惊之余很愤怒「他特么不是在监狱呢么你们这群废人干什么吃的,拿啥割的啊?!」

「马桶。」

「卧槽等等啥玩意?」

电话表示就你这当事人,
给我们这边儿也吓死一批宝宝了,
「为了方便割腕。他用拳头给马桶cei了。」

逗逼呢啊。就你这精神状态还想辞律师?哈哈哈好笑。
仨律师没功夫搭理戴斯蒙那封叽叽歪歪的信,
终于成功的拨出了费用给戴斯蒙请医师。

医生给的诊断,
———几乎没有自我意识辨识能力,已经不太能分辨自己与环境之间的差异。
———严重的妄想症。严重的精神分裂症。

医生给的结语,
———这孩子都疯成这样了你们现在才来早些年忙著投胎呢啊。
算是确诊了。

仨律师在辩论庭上把报告交给法官,
说戴斯蒙忙着疯呢没有能力为自己答辩。
法官表示双方都退一步海阔天空。
把我们(偏袒检方的)心理医师派来跟戴斯蒙唠唠,
他说这孩子疯了,这孩子才能算是疯了。

行吧你了不起你有理。

无论如何总比没进展强。

动不动起来自杀玩儿的戴斯蒙那边呢,
已经被安排了单人囚车,
套上了紧身衣,捆成了粽子。
警卫就吃饭去了,

回来巡视。

。。。

。。。 。。。

——操。。。。。。

戴斯蒙枕着紧身衣打呼噜,睡得昏天黑地估计都忘了姥姥姓啥了。

—————————————————————————————
戴斯蒙被送到心理康复中心时,
是印第安纳,康纳在控制身体。
康纳不喜欢说话,反应比较死板。
所以看上有些天真有些傻。
他是家族里的『承受者』,
他性格之所以能持续存在,就是为了承担家族里所有人的痛苦。
对,坚韧。
如此苦逼是不。是的康纳本人也这么觉得。
连自杀都要他来协助戴斯蒙。
可怕。

第一次谈话是玛丽医生接待了他,
玛丽本以为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个佯装精神病的重刑犯,
当她见到了一只令人生畏的野兽,天生的麻烦制造者爱德华。时。
当然。玛丽动摇了。

经过她一步步的诱导,耐心的询问,
并且对爱德华发誓——一辈子也不跟其他人说。
这个溜号到大西洋的混蛋也交代了不少。
包括——
「是我抢钱杀人没错,可我不是戴斯蒙」
「戴斯蒙在床上躺着呢」
「我喜欢这样 我可以为所欲为不受拘束」
「不可能放他出来 放我儿子出来还差不多」
「啥?其他人?在聚光灯四周啊。他们都挤在我心里呢」
「嗯,我认识他们中的几个。。」

就这样,爱德华把这一群人守了二十几年的,
秘密大门的钥匙给了玛丽。
玛丽也挺惆怅,
欸不会真是个多重人格吧。要是真一下整出来俩。闹不闹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俩?好笑。

玛丽第二天来访爱德华,
她听着爱德华忽然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腔觉得奇怪
「爱德华你咋地了啊咋这么说话呢?」
「我才不是爱德华,我是艾吉奥。」
艾吉奥,比爱德华绅士多了,唬的人一愣一愣的
琴弹的挺好,还会唱歌(?)。
他有个妹妹叫做克劳迪娅。
告诉玛丽爱德华因为泄密惹了麻烦,大伙儿都很生气。

观察艾吉奥的行为举止,
玛丽觉得戴斯蒙肯定是个不可思议的好演员。
要不然。。。她并没敢多想。

第三天玛丽再次探访,
刚一进门看见椅子里认真看书的戴斯蒙,
可是外面还是六月天屋里咋就这么冷呢。
「可以告诉我爱德华和艾吉奥去哪儿了吗?」
「我们见过吗?」
「我是来帮助你的,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对方非常认真的回答
「阿泰尔。」
呦呵。伟大而睿智的阿泰尔·给我一个问题我就能教你哲学·拉阿哈德来了。
在那之后,问任何问题
他除了不配合工作和时不时分分钟教你怎么学习做人,
啥都没交代。
玛丽叹了口气,今天是进行不下去了
她踱步过去刚打开门
「请不要走啊,不欢迎艾吉奥吗」
卧槽这什么情况,她转过身
对面坐着的人给她扯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艾吉奥就是了不起。
敬艾吉奥是条汉子。

三天见了三个人格。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真是厉害了,要怎么治疗这个疾病呢
收收脑洞就好了(ˉ﹃ˉ)
这个设定不属于我,纯属娱乐,请勿深究。

评论(12)

热度(52)